智能機器人 無障礙瀏覽 高級搜索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

您現在的位置:文化廳 > 文旅要聞 > 他山之石> 劇目評論

《松毛嶺之戀》:小阿妹帶來大感動

火影忍者剧场版血狱 www.wukkh.icu 來源:中國文化報 發布時間: 2019-05-21 10:05:04 撰稿人: 游暐之 瀏覽次數:1710

分享:



   

  或許是祖籍福建的緣故,我對歌劇《松毛嶺之戀》難免會有特別的關注。不過,即使沒有這種家鄉情結,我依然認為《松毛嶺之戀》是一部思想性和藝術性兼具的佳作。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,歌劇《松毛嶺之戀》講述的正是創造歷史的最普通的人民。作品所傳達的那種真摯、樸素的情感,無論在任何時代,都不會過時。

  劇中的女主人公阿妹,是1930年代閩西山區窮苦的農家婦女,整個村子的青壯年大部分都參加了紅軍,其中也包括阿妹的丈夫阿根。阿妹與阿根是新婚夫妻,因為戰爭,阿妹沒有穿過新嫁衣,也沒有舉辦過風光體面的婚禮。對于革命,阿妹雖然有朦朧的覺醒,無條件地支持阿根當紅軍打白匪,但阿妹本人并不是中國共產黨黨員。月圓之夜,阿妹送阿根遠征。從此,年輕的阿妹獨自擔起了“家”的重擔。在這個家中,她是婆婆的兒媳,是小叔的嫂子,是親生兒子思軍和紅軍遺孤思紅的母親,但是在阿妹的心里,她最重要的身份是阿根的妻子。她執拗地堅守著她的愛情,并且把這份刻骨銘心的愛全部縫進了每年為阿根做的新衣里。這些衣服是她的思念,更是她的精神寄托。一個弱小的女子,就是憑著對愛情的堅守,等待了整整30年。

  為遠離家鄉的親人縫制新衣,是閩西當地的風俗。歌劇《松毛嶺之戀》中的阿妹,并非虛構,而是根據閩西革命老區的真人真事改編的。據悉,劇組當時下基層采風的時候,親眼看到現實中“阿妹”家的大門門檻,硬是被坐出了一個深深的凹陷痕跡,而與大門正對著的,恰是現實中烈士“阿根”的墳。而令人感慨的是,這樣的“阿妹”“阿根”在革命老區有很多很多……

  記得2018年該劇首演的時候,阿妹和阿根的愛情主題是一曲《樹纏藤》,“哥是嶺中長年樹,妹是嶺中百年藤……”那段音樂寫得非常抒情、纏綿、唯美,同時又極具民族風情。后來在修改的時候,換成了現在的《韭菜花開》,這首客家山歌在劇中原貌呈現,不僅僅是因為山歌原本的名字《剪掉髻子當紅軍》能表達老區人民當年跟著紅軍鬧革命的決心,更在于這首山歌在福建當地的熟識度非常高,甚至在江西的很多地方,人們都會唱,因此這種運用也讓作品的地方特色更加鮮明,更接地氣。除了《韭菜花開》,劇中的主題音樂也是從另一首客家山歌《風吹竹葉響叮當》轉變而來的。這部作品通過客家山歌、閩西漢劇和山歌戲的素材運用,寫作手法上借鑒戲曲板腔體的風格,最終以管弦樂的形式共同展現,使得作品在地域性、民族性的基礎上也具有一定程度的現代審美。

  有一位年輕的同行看了劇之后說,阿妹這個人物不可信,30年不是短時間,從心理上來說她怎么能沒有起伏變化,所以應該在其中加入阿妹對于等待的“猶豫”“動搖”,這樣的人物塑造才會更真實。我不能說這位年輕同行的看法是錯的,因為以她的生活認知來說,阿妹完全有可能“猶豫”“動搖”甚至“放棄”,但是在半個多世紀前的阿妹,她的選擇正是那個時代最本真的人生態度。阿妹這個人物來源于生活,她是中國革命歷史進程中,一個廣泛群體的代表,這個群體中都是像阿妹一樣默默無名的小人物,但是中國革命如果沒有這些小人物做后盾,想要取得成功談何容易。

  阿根是征戰沙場、叱咤風云的英雄,在阿妹的概念中,自己的男人是去“干大事”了,在“大事”面前,阿妹自然認為自己的付出都是理所應當甚至是微不足道的。假設阿根沒有戰死沙場,而是經過十年、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漫長時光,最終回到家鄉與阿妹團聚,人們是不是還會記住阿妹曾經的等待?其實,無論阿根是活著還是犧牲,阿妹的付出和艱辛都是不可磨滅的。由阿妹我們也可聯想到今天的軍嫂,雖然是和平年代,今天的軍嫂在很多方面或許不必再像阿妹那樣艱難,但是軍嫂的付出和承擔以及心理上的壓力,恐怕一點也不會比當年的阿妹少。所謂“軍功章里有你的一半”,也正說明當年的阿妹和今天的軍嫂與前方、邊疆的將士們同樣偉大。因此,《松毛嶺之戀》中的小人物“阿妹”,之所以能為當代觀眾帶來大感動,恐怕也是源于作品傳達的具有時代觀照的一種共情。不可否認的是,人類在任何時候,情感感知都是相同的。


相關新聞

網站幫助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 負責聲明 隱私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