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能機器人 無障礙瀏覽 高級搜索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

您現在的位置:文化廳 > 文旅要聞 > 他山之石> 劇目評論

春天氣息和泥土芬芳撲鼻而來——評荊州花鼓戲《河西村的故事》

火影忍者剧场版血狱 www.wukkh.icu 來源:中國文化報 發布時間: 2019-05-21 10:03:00 撰稿人:田曉隱 瀏覽次數:1324

分享:



   

  故事發生在江漢平原。這里河流縱橫交錯,湖泊星羅棋布,土地肥沃,物產豐富,素有“魚米之鄉”的美譽。發源于此的荊州花鼓戲是江漢平原廣大人民勞動生活的產物,是楚文化的重要表現形式之一。而潛江地處江漢平原腹地,是全國著名的小龍蝦生產基地。潛江人首創了“蝦稻共作”農業生產模式,將養蝦和種稻結合,每年收一季稻谷、兩季蝦,走出了一條生態循環、蝦稻質量逐漸提升的新農業發展之路。荊州花鼓戲《河西村的故事》正是以此為背景創作的主旋律現實題材作品,由湖北省花鼓戲藝術研究院和湖北省藝術研究院聯合創作。

  作品中的河西村,其原型是潛江趙垴村,以前是“水凼子”“窮窩子”,出了名的“光棍村”。就像戲中的主題歌反復吟唱的“三十年河東,四十年河西”那樣,河西村從一個曾經窮得叮當響的光棍村,變成了富甲一方、姑娘們不愿外嫁他鄉的剩女村,這可急壞了年輕的村支書王大順,為解此難題,他張羅著與鄰近的華新公司舉辦一次青年聯誼晚會。

  博士畢業的趙小荷,執意來到華新公司的院士專家工作站工作。她與青梅竹馬的王大順,彼此默默守望,終于坦露深藏心中的愛意,但卻遭遇兩家父母的強力阻撓……一支《十許鞋》民間小調是深埋在荷花嬸與王老五心中的愛歌,當年兩人情投意合,卻因父親病重急需救命錢,荷花無奈悔婚另嫁,結果遇人不淑,離異回村,獨自含辛茹苦將女兒拉扯成人。女兒考上大學交不起學費,荷花硬著頭皮去向王老五求助,反被惡語相譏。自此,趙王兩家結下不解之怨……

  聯誼晚會如期舉辦,愛情在月光下流淌。村里剩女能否脫單?王老五與荷花嬸是否化解恩怨?王大順與趙小荷究竟如何圓滿?故事放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徐徐展開,以“新農村、新農民、新風貌”為主題,講述了在黨和政府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中小人物勇于擔當、開拓創新的精神風貌。通過王老五與荷花嬸、王大順與趙小荷兩代人長達數十年的情感起伏,折射改革開放40年來的鄉村巨變。

  浪漫幽默,表演鮮活而妙趣橫生

  整體來看,這部戲具有一種幽默風趣的藝術風格。邊看邊品味,一股春天的氣息和泥土的芬芳撲鼻而來。戲一開場便是12個身穿綠裳的女子輕歌曼舞,隨著劇情的推進,12個女子的衣服也不斷變換,不動聲色地彰顯著時代的變化,但始終都是綠色,帶給觀眾春天般的觀感。整臺戲清新、自然、風趣、活潑,而且富有地域文化特點,唱腔朗朗上口、通俗易懂,看得人美美的,聽得人暖暖的,真是好看又好聽,體現出荊州花鼓戲字少腔多,悠揚婉轉的特點。她們以歌舞這種藝術表現形式,不僅活躍了舞臺氣氛,起到提示性作用,同時也是舞美的一部分,她們可以是舞臺布景,也可以是活動的道具,給人以青翠的、希望的、鮮活的基調。像“皇帝不急太監急”“哎喲喲……搞拐噠,兩家的大人不對光”“這一對活寶搞得什么鬼”這類通過花鼓戲語調來處理的唱腔和道白,讓整個戲看下來情趣盎然,既輕松幽默又富喜劇風格。

  業內專家在看了這部戲之后紛紛表示,該劇是近年來舞臺藝術作品中風格化程度較高的一出戲,鮮明的喜劇風格和濃郁的花鼓戲味道,使得它的風格化程度和喜劇色彩交融到一起,符合荊州花鼓戲的審美優勢。

  構思精巧,凸顯地域特色和劇種特色

  《河西村的故事》聚焦于養小龍蝦這類真實的當地事例,表現農村近年來的變化;以兩代人的情感糾葛、矛盾化解表現當代社會的進步,都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可感知的事情和熟悉的生活,散發著鄉土氣息,非常接地氣。戲中,懸掛在天上的“月亮”,一望無垠的“水田”,養殖龍蝦的“龍蝦桶”“漁網”“船”等等,完美地展現了江漢平原的地域風情,呈現了江南水鄉的景象。

  編劇在構思的時候,另辟蹊徑,繞開宏大背景和空洞敘述,講述養蝦人的情感糾葛和人生經歷,再現了時代的發展和農民生活的巨大變化。又比如,戲中華新公司的小林介紹,農民把土地經營權流轉給一家由專家組成的工作站,也正是目前潛江乃至江漢平原“蝦稻共作”的真實情況。通過這種很簡單的介紹,交代了河西村通過科學種地的理念和開放性的經營模式,利于導演騰出空間,把重心落在人物塑造和人物心理的挖掘上,使得該劇擺脫了生硬的教化式表現模式,凸顯出地域特色和劇種特色,變得生動有趣。

  同時,舞臺呈現非常新穎,舞臺燈光和舞臺設計富有想象力。光影的透,光影的反射感,配以演員的輕歌曼舞,呈現出薄暮如煙、水光瀲滟、漁舟唱晚、充滿詩情畫意的江漢水鄉景象。在舞臺和燈光的作用下,蝦稻田呈現出無邊無際的青翠碧綠,田邊有農家院,顯得格外閑散安逸。月亮升起,有人在船頭小憩,有人在田邊守夜,描繪出一幅和諧完美的鄉村田園風光圖。

  原汁原味的花鼓戲音樂亦充滿地域特色,曲調豐富、旋律多樣,流暢輕快鮮明,有花鼓戲的音樂傳統,又融合了多種音樂形式,包括民歌民謠小調等,聽起來悠揚婉轉。演員唱得聲情并茂,再配以12個女子歌舞隊的表演,確有江漢平原水鄉那種田間地頭勞作時的漁鼓歌、采蓮船、薅草歌的韻味。要知道,歌劇《洪湖赤衛隊》的音樂便是采用荊州花鼓戲曲調改創而成,流傳久遠,家喻戶曉。總的來說,不管是編劇導演還是舞美音樂設計皆構思精巧,使得整部戲鄉土味濃郁,地域特色鮮明。

  真實生動,小人物折射大時代

  作為一部現實主義戲曲作品,本劇根據現實生活中真實發生的故事進行創作,把它搬到舞臺上,具有很高的難度。

  《河西村的故事》截取當代水鄉生活,重點截取改革開放以來“四十年河西”這個橫斷面。用“三十年河東,四十年河西”這段唱腔(主題音樂)貫穿始終,把整部戲的基調定在了“現在”。然后運用電影“蒙太奇”的手法,通過時空交換來不斷“閃回”或者“回憶”,把中國近三四十年的社會生活、農村面貌,尤其是人的文化素質、精神面貌、生存環境、生活狀況以及婚姻愛情等,在戲中不動聲色地、生機盎然地表現出來。沒有直奔主題,而是通過人物關系構建,人物命運情感的變化,還有人物個人的成長來完成,以小人物折射大時代,風云激蕩,展現了改革開放40年來的鄉村巨變。

  《河西村的故事》作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獻禮之作是特別妥帖的作品,這個戲的現代性體現在戲中人思想精神、人生道路、婚姻愛情觀念等方面,比如上一代人荷花嬸嫁到河東村,另嫁他人挽救自己病重的父親,是違心做出的決定。王老五是真誠地下跪求她,哪怕再給點時間,去掙、去借也要把一萬元掙來。下一代人趙小荷成為女博士,學成歸來成了院士工作站的領軍人物,想改變家鄉的面貌。而王大順愿意留下來改變自己的家鄉,用自己的勤奮和實踐帶領群眾致富。雖然人生道路選擇各異,但他們都在追求幸福生活和美好愛情,都想著改變家鄉,為家鄉造福,為人類造福,這恰恰反映出新時代、新農村、新農民的新形象。

  靈動簡約,傳承創新中展現風格

  《河西村的故事》這部戲藝術風格清新而抒情,舞臺設計靈動簡約使人耳目一新。荷花嬸貫穿全劇的道具是“鞋”,始終在納鞋底,王老五貫穿全劇的道具是“漁網”。鞋代表著荷花嬸艱難曲折的愛情,漁網則代表著王老五發家致富的艱辛之路。這部戲把簡約而不簡單,質樸卻不平庸的理念完美地呈現在舞臺上,留下了巨大的藝術想象空間。與當下格外追求舞臺藝術效果不同的是,這部戲是從人物出發,在戲中寫人,把人寫得很活,把戲寫得很足,正因如此,這部戲的舞臺道具是有鮮活生命的,極具深意。

  12個女子的道具運用了“槐花”“辮子”“圍巾”“鮮花”。道具的作用和運用,別具一格?!盎被ā薄氨枳印薄拔Ы懟閉廡┑讕卟喚霾斡胄鶚率闈?,而且起到了烘托氣氛、置換場景、推動劇情的作用。比如“槐花”一會兒聚攏為大槐樹,一會兒又分散成一片樹林,既美輪美奐又簡潔空靈,增加了舞臺多層空間的靈活運用,既是角色的完美融合,也是時空的變化載體,與劇情的內容節奏、情感起伏有機相融,呈現出荊州花鼓戲藝術在傳承創新中的獨特面貌?!氨枳印薄拔Ы懟痹蠔芎玫亟淮爍鎂緄氖貝塵?。在12個女子向王大順獻花“求婚”的時候,運用的是荊州花鼓戲的“摘花”絕技,一束束鮮艷的玫瑰魔術般從眾女子手中變出,將“鮮花”恰當地運用到戲曲舞臺的表演之中,襯托出的人物更為豐滿多姿,角色更為新穎鮮活。

  雅俗共賞,上得劇場進得廣場

  戲劇的生命,在于演出,在于城鄉適合,群眾共享。在新時代新形勢下,一部精品應該做到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原則,既能在城市巡演進劇場,又能下鄉演出到廣場。精品要通過不斷演出流傳下去,在演出中不斷升華,而不是演幾場就束之高閣。在這方面來說,這部戲的舞臺道具設計簡約而方便、大氣而實用,既能夠交代故事發生的環境和時代背景,塑造人物形象、刻畫人物性格特征,又能夠貫穿全劇,推動故事情節發展。

  據了解,《河西村的故事》自2018年登上舞臺以來,在全國巡演達40余場,在江漢平原城鎮村莊演出達20余場。藝術的根在群眾,新時代的文藝工作者不能脫離群眾,要有群眾情懷,團結群眾,服務群眾,引導教育群眾。

  總而言之,《河西村的故事》講述了貧窮對情感的傷害和致富之后對情感的修復,通過情感創傷的彌合來展示人的尊嚴和生命的境界,從精神價值取向方面展現出人物與時代的關系,直指人性,歌頌真情。作為反映改革開放以來鄉村變化的現實題材劇目,立意新穎,有繼承發展,更有創新,令人入迷。


相關新聞

網站幫助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 負責聲明 隱私聲明